國際站  中國站  繁體中文  聯盟平台  
  •  客戶委托業務辦理進度查詢系統 -- 查詢請點擊>>

首頁 > 名人名言 > 辜勝阻:智慧可持續發展的城鎮化與孵化創新

辜勝阻:智慧可持續發展的城鎮化與孵化創新

第二屆中國孵化器論壇主題演講系列
更新日期:2016-8-10 9:40:51    來源:www.ncbbl.com浏覽次數:1670次

導讀:在2013第二屆中國孵化器論壇上,全國人大財經委員會副主任委員辜勝阻發表《智慧可持續發展的城鎮化與孵化創新》的主題演講。以下請看登尼特企業孵化器摘錄的演講內容。

各位領導、女士們、先生們,大家下午好!我演講的題目是“智慧可持續發展的城鎮化與孵化創新”。今天這一次會議的主題有兩個關鍵詞,一個是“城鎮化”,一個是“創新”。我和這兩個關鍵詞都有特別的緣分,也有特別的感情。我是從研究城鎮化開始的,在此領域的研究已經有30年。1996年我在美國哈佛大學做訪問教授的時候開始研究創新和風險投資(VC)。借助于在美國研修的機會,我實地考察了美國高技術産業及其風險投資,並搜集了許多第一手關于風險投資的資料,研究了各種創新和科技園區的發展模式。由此,我見證並參與了1998年全國政協大會“一號提案”——《關于加快發展我國風險投資事業》。後來1998年我到武漢市政府也主要是分管科技創新,多次來考察學習蘇州高新區的經驗。今天在這樣一個特別的地方,也是在中國城鎮化過程中一個很重要的節點,我們來討論這兩個主題是很有意義的。如何推進城鎮化健康發展?應該說我們所在的地方木渎鎮提供了一個非常好的案例——依靠創新發展科技孵化,推動科技産業轉型,從而實現了由原來的鄉鎮經濟、外向型經濟,到現在以科技服務産業作爲支撐的活力新城。所以我對這兩個關鍵詞有特別的緣分。

 

美國諾貝爾經濟學獎獲得者、前世界銀行行長斯蒂格利茨曾經預言:影響當今世界的兩件大事,一是中國的城鎮化,二是美國的高科技。那麽,我們今天把這兩件大事連在一起討論,作爲我們論壇的主題,是非常有意義的。世界銀行《2030年的中國》研究報告寫的是未來20年中國的發展狀況,報告在2010年不到50%的城鎮化率基礎上,預測20年後中國城鎮化率將達到70%,增加20個百分點。同時報告預測,我國農業勞動力比重將從36%下降到12%,目前美國這個指標只有4%;服務産業的産出比重從43%上升到61%,上升18%;工業增加值在GDP中的比重從現在的47%下降到35%。未來20年中國的服務業占GDP比重和城鎮化率都將提升約20個百分點,這將給中國帶來無限的商機。世界銀行的研究報告還提出了智慧城鎮化的概念,講到了關于智慧城鎮化建設的5點內容,大家可以看看最後一點,就是政府要在把城市建設成知識中心與創新孵化器的工作中起到推動作用。新型城鎮化有很多內容,智慧城鎮化是重要方向之一。那麽,什麽是新型城鎮化?如何實現城鎮化健康發展?我想用非常通俗、簡單的語言來給大家講下。今天,我主要講兩個觀點:

 

第一,城鎮化是一把“雙刃劍”,要趨利避害。

首先,城鎮化能幹什麽?新型城鎮化要圍繞“人、業、錢、地、房”五大要素深化改革,完善城鎮化健康發展的體制機制。去年的經濟工作會議提出,要提高城鎮化質量,因勢利導,趨利避害。我國城鎮化要防止政府的短期行爲和企業家的投機行爲結合在一起,使城鎮化走入誤區。不是像現在有人講的,城鎮化只需要解決“錢從哪兒來,人往哪兒去”的問題。城鎮化有五大要素:人、業、錢、地、房。新型城鎮化只有圍繞這五大要素深化改革,才能堅持正確的方向。

“人”是城鎮化的核心。新型城鎮化最關鍵的是推進農業轉移人口市民化,讓轉移人口共享城鎮化發展成果。要加快實施全國統一的居住證制度,努力實現城鎮基本公共服務依據居住證向常住人口全覆蓋。城鎮化不能僅僅只是“一紙戶籍”的改革。如果以戶改和土改一夜之間改變二億多農民工的戶籍,使大量農民失去土地,將導致災難性後果。戶籍制度改革要采取“因城而異,因群而異”的分類指導原則,優先將擁有穩定勞動關系並長期生活在城市的“沉澱型”轉移人口轉爲城鎮居民。要按照城市類型、經濟規模和人口特征采取不同程度的戶籍遷移管理辦法。

 

“業”就是城鎮化要有産業支撐、市民化要有穩定就業。要強化城鎮化的産業支撐,促進産城融合,通過推動産業發展來提高城鎮吸納就業能力。“錢”是城鎮化的重要保障。錢從哪兒來,這個問題涉及到財稅改革和金融改革。解決城鎮化“錢從哪兒來”的問題,要建立多元化的改革成本分擔機制和市場化的投融資機制。“地”集約使用和土地改革中使農民利益最大化是城鎮化過程中必須處理好的重大問題。保障農民在土地改革中的權利,要讓他們能夠不放棄承包權,用好抵押權,能夠用土地換股權,實現使用權的有序流轉。“房”是進城人口住有所居的關鍵。解決住房問題則要建立覆蓋不同收入群體的多元化城鎮住房供給體系,使進城人口實現安居夢想。其次,城鎮化不能幹什麽?十八屆三中全會提出,要完善城鎮化健康發展的體制機制。完善城鎮化健康發展的體制機制要認清並防範城鎮化過程中的“六種偏向”。

第一,城鎮化不是越快越好。1960年因爲大躍進,中國城鎮化率接近19.7%,大量的人口進入城市。超速的城鎮化面臨兩個問題,一是缺糧食,糧食供給不能支撐城鎮化;二是缺就業崗位,城鎮化過程中不能解決就業問題。在後面的發展曆程中,年齡大一點的人都知道,實行了逆城鎮化運動,幾千萬人從城市走向農村。直到1978年改革開放的時候,我們的城鎮化率還僅有17.9%,還沒有恢複到20%左右的水平。我們再看國外的城鎮化實踐。2011年,德國的城鎮化率只有74%,美國只有80%多一點,城鎮化率最高的是阿根廷,達到了92%。阿根廷在100年前人均收入就達到了3000美金,和當時的美國一模一樣。但是美國經過一百年的發展成爲強國,阿根廷卻陷入了中等收入陷阱。巴西的城鎮化也達到85%,但巴西要申請舉辦奧運會,頭件大事是治理貧民窟。這說明城鎮化率不是越高越好,城鎮化速度不是越快越好。我們再看德國,德國的法蘭克福是逆城鎮化,上世紀90年代法蘭克福人口超過百萬,現在僅70萬人;而周邊20多個中小城市人口由一百萬上升到五百萬。周邊小城市房價相對較低且各家都有自己的花園,設施良好,使得在市中心工作的人們既能充分抓住金融中心提供的職業發展良機,同時又能享受到下班後與大自然親密接觸的放松生活。考察世界上各國的城鎮化會發現,很多發展中國家的城鎮化實際上僅僅是貧困的平移,即貧困從農村轉移到城市。城鎮化的拉美陷阱,就是大量的人口進入到貧民窟,像剛才講到的巴西。我們看到警察爲了進入貧民窟,進行了警匪大戰,軍隊都不敢進去。

 

第二,城鎮化不等于消滅村莊。過去十年我國自然村的數量從360萬減少到270萬,就是平均每天有30個自然村落消失,這是非常遺憾的事情。曾經我們認爲“樓上樓下電燈電話”就是城鎮化,這是誤解。舉辦這次論壇的科賽公司,在南京做鄉村旅遊,實際上它也是在做孵化,在一個村子裏面孵化旅遊産業。不像我們現在有些地方的城鎮化以消滅村莊爲代價,它是推動一個村莊的發展,通過孵化旅遊産業,推動鄉村旅遊發展,這也是城鎮化的一種形式。我覺得我們的城鎮化需要更多這樣的企業,而不是把村莊消滅掉。農民變成市民,不是簡單地有樓房就可以了,還要有工作,不僅要有工作,而且還接受培訓提高穩定就業的能力,才能更好地進城。這個地方給我一個很重要的印象就是它是打造旅遊産業,使農民的生活方式城鎮化了,住進了樓房,而且農民的職業也從務農改爲從事旅遊産業。他們不僅實現了“洗腳上樓”,而且實現了“洗腦進城”。

 

第三,城鎮化不等于造城運動。我們有一個縣財政收入只有4億,提出要打造東方的迪拜。一味的“造城運動”光有表面上、物質上的高樓林立,不能從根本上提高老百姓的幸福感,不能解決真正的民生問題,也不利于新型城鎮化的健康發展。

第四,城鎮化也不等于房地産化。城鎮化會爲房地産帶來商機,但是如果我們的城鎮化完全建立在房地産支撐基礎上,就可能會導致空城、鬼城。

第五,城鎮化不等于透支未來。現在社會上熱議的底特律破産,就是因爲底特律有高負債180億,以及産業空心化問題。在經濟輝煌的時候底特律180萬人,現在只剩下70萬人。

第六,城鎮化不等于攤大餅。城鎮化不是越大越好,要避免大城市病,防止人口過度膨脹。現在在北京,大家見面首先是問你,今天堵了嗎?一場小雨積癱北京,一場暴雨癱瘓北京。空氣質量上,1100個城市中間北京排1003位,霧霾成爲北京人民非常頭疼的問題。大家看看這張霧霾的圖片。空氣質量問題還帶來癌症的威脅。

城鎮化要防範五大誤區,一要防有城無市的過度城鎮化,城鎮化缺乏産業支撐,避免使新市民變遊民、新城變空城的“拉美化陷阱”。二要防有速度無質量的城鎮化,避免地方一哄而起搞大躍進,一味追求城鎮化的高速度和規模擴張,陷入速度至上陷阱。三要防城鎮化的“房地産化”,過度依賴土地財政,避免過高地價推高房價、陷賣地財政陷阱。四要防地方政府以地生財,消滅村莊,大量農民“被上樓”,陷掠奪式發展陷阱。五要防特大都市“大城市病”,避免重物的城鎮化而輕人的城鎮化,陷高樓林立而居民幸福感下降、特大城市人口膨脹、環境惡化、資源粗放開發陷阱。

第二,城鎮化要發展科技孵化和服務平台,推動産業升級,從“要素驅動”走向“創新驅動”。

城鎮化發展需要推動産業升級,而要推動産業升級必須實施創新驅動。我剛才講到斯蒂格利茨曾說過,中國的城鎮化和美國的高科技是影響21世紀的兩件大事,而這兩件大事之間是有關聯的,即通過高科技推動産業升級,進而帶動城鎮化發展。2008年金融危機以來中國的股市跌了65%,而美國只跌了8%,歐洲跌了34%,日本跌了53%。爲什麽?上市公司的成長能力不一樣,企業的成長能力核心是就是企業的創新能力。一部iPhone手機的産業鏈,大腦基因是美國生産的,重要器官是日本和韓國生産的,皮和肉是中國台灣生産的,那麽中國內地生産的只是汗和水,所以叫做汗水工業。蘋果的利潤鏈中國只占2%。我們的大量企業調研發現,企業有三條路可以走,向上走,創新轉型;向外走,海外拓展;不能向上走、向外走,就只能向下走,被淘汰。企業要避免淘汰死亡,必須創新轉型。管理大師德魯克曾經指出的,創造未來是風險很高的,但不去嘗試,風險將會更高。而一旦創新成功,企業就會發展壯大。有人這樣概括企業家精神:“創新是靈魂,冒險是天性,合作是精華,敬業是動力,學習是關鍵,執著是本色,誠信是基石。”我認爲,其中最重要的,是作爲企業家精神之靈魂的“創新精神”。改革開放最大的成就是企業家階層的崛起,30年崛起了三代企業家。第一代企業家是在改革開放初期到80年代中期伴隨著體制改革而崛起的。第二代企業家是在1992年鄧小平南巡講話後成長起來的。這一代企業家是體制內的精英下海經商創業所形成的。第三代企業家是伴隨新經濟的興起,依靠風險投資、互聯網經濟迅速發展起來的企業家。第三代企業家的典型特征是高學曆、高技術、年輕化,具備“海歸”背景,更具國際視野和創新意識,熟悉國際規則。

如何實現創新驅動企業轉型,我覺得在創新過程中,制度創新重于技術創新,人才激勵重于技術開發,營造環境重于集聚要素,作爲創新“軟件”的創新創業文化重于設備廠房“硬件”,建設創新型國家的“國家意志”一定要變爲“企業行爲”,才能落地生根,開花結果。推進創新驅動,一要營造“實業能致富,創新致大富”的環境,做強實體經濟;二要培育“寬容失敗、鼓勵冒險、兼容並包、寬松創業”的創新創業文化,讓創業創新的活力競相迸發;三要推動合作創新和發展平台經濟,打造創新創業孵化器,構建創新聯盟,走出創新“自閉症”;四要實現技術創新與金融創新“雙輪”驅動。我們知道喬布斯,他有一句名言是“領袖和跟風者的區別就是創新”,還有一句是“活著就是改變世界”。造環境比造喬布斯更重要。創新是典型的長期行爲,而不是短期的投機行爲。比如,種草是立竿見影,短期見效的,種樹是長期行爲,百年樹木。所以創新者更重要的是要有種樹理念。我們做孵化器,做創新需要有更多的“種樹人”,我們要關注對于創新創業早期的服務。經濟轉型需要創新,要有産品創新、技術創新、管理創新、商業模式創新等。

我想我們在創新上面,可以借鑒美國的經驗。美國有三大創新引擎,一個是硅谷,一個是好萊塢,還有一個是華爾街。硅谷是生産“芯片”的地方,好萊塢是制作“大片”(電影)的地方,但是這兩個地方都離不開華爾街的支持。硅谷的重要特點是風險投資事業發達,美國有三分之一的風險投資在硅谷。現在中關村也是一樣的,全國三分之一的風險投資在北京中關村。有人把硅谷的風險投資稱爲“第二華爾街”。有人說,硅谷成功的奧秘是3F(家庭family、朋友friend和傻瓜fool),這些人扮演著天使投資者的角色。硅谷創業早期階段主要是依靠天使投資。美國大概有兩千多家風險投資機構,天使投資人超過26萬人,天使投資是風險投資的100倍。我們現在做孵化,要有聚焦、聚合、聚集和聚變,我們最重要的是形成平台經濟。科技園創新孵化需要服務平台,如産學研合作平台、投融資平台、政策支持平台、公共服務平台、科技中介等,通過這平台使科技長入經濟。我在來之前對中關村的孵化器進行了調研,我印象非常深。現在中關村的科技孵化在某種程度上可以和美國硅谷並列。中關村有十大新興創業孵化服務模式,例如“早期投資+全方位孵化服務”的創新工場模式,創業者開放服務平台的車庫咖啡模式等,都取得了不錯的業績。

最後,我總結一下我的觀點。城鎮化是我國發展黃金機遇,但要謹防好事辦歪。完善城鎮化健康發展體制機制,要認清和防範城鎮化進程中的誤區。城鎮化可持續發展必須需要智慧增長和創新驅動,要大力發展科技園區,推動城市的産業升級和企業的創新轉型,做好創新孵化,發展創新平台。

我今天的演講就到這裏,謝謝大家!

返回首頁     返回上頁
公司注冊| 商標注冊| 年報稅報| 條形碼申請| 職位招聘 | 回饋意見 | 網站聲明 | 保密條款 | 網站地圖 | 聯系我們
咨詢電話:香港 852-27826888  中國總機 400-880-8199   馬來西亞電話 603-21418908
登尼特集團 制作維護  登尼特集團 版權所有